高百总决赛 | 纪录片:黄浦江畔,一场有梦想的长跑比赛

adminqw17

9月 27, 2021

  原标题:高百总决赛 | 纪录片:黄浦江畔,一场有梦想的长跑比赛

  

  

  什么是长跑

  什么是母校

  4座城市

  105支高校队伍

  1327名高校跑者

  260天的追寻

  2017年11月26日高百总决赛

  因为热血、敢拼、坚定的你们

  母校荣耀在此刻绽放

  

  高百总决赛纪录片上线啦!

  希望下面的文字同样能让你感受到第一届全国总决赛的梦想和初心:

  2017年11月26日,由全国105所高校参与,历时260天的百英里接力赛,在南浦大桥与卢浦大桥之间的黄浦滨江步道上,举行了最后的总决赛。

  “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”从2017年的3月份开始,陆续在上海、北京、武汉、西安四个地方举行了分站比赛,分站的前四名,一共16支高校队伍取得了总决赛的资格。这一天,16支队伍(总决赛还包括4支商学院队伍),将为母校争夺总冠军的荣誉。

  “预赛的时候很多我们的队员都已经出国了,总决赛没有办法过来。我们这次有一半都是是98,99年的新生,我们是一支非常年轻的队伍”,清华队长李晨曦坦言,“如果能夺冠的话,肯定是尽量夺冠嘛,但是能跑出自己最好的水平,展现出我们清华的运动风采和体育精神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  复旦B队第一棒的女队员丁卉已经在涂防晒霜了,作为上海站预赛的冠军,她的脸上透露出从容的微笑,“我觉得我们能拿第一的”。

  “虽然我们是西安站的冠军,优势也不是大的特别多,其他队的个人成绩我们也看了,个人成绩在我们之上,我们可能平均占点优势”西北农林的队长周金华分析起了场上的形势。

  长江大学的队长韩昊也十分谦虚,“不敢给自己定目标”。

  对很多人来说,长江大学是一所名字非常陌生的高校,很多人根本就没有听说过,所以在武汉分站夺得预赛冠军后,连主办方都用“黑马”来称呼这支由在校生组成的年轻人的队伍。

  “不会,没事”,长江大学的女选手尹亭是武汉站的女子个人第一名,她接着说道,“他们都看不起我们,跑步不好也没事”。队长韩昊解释道,“这是在隐藏实力了”。

  对于自己在分站所取得的预赛冠军成绩,这些年轻人都有清醒的认识。

  复旦大学的日月光华队,由在校生和已经毕业的校友组成,而校友的比例居然高达90%,其中年龄最大的是92级的校友潘景峰。他们不但是上海分站的预赛冠军,也是今天的总决赛中,夺冠的热门,因为这支业余的长跑队,在平时,却有着相当专业的训练。

  “长跑选手需要的肌力和短跑选手不同,他们不需要激发瞬间爆发力,而是必须长时间维持一定的推进力。短跑选手的实力多半取决于肌肉构造上的先天优势,但长跑选手只要天天努力不懈,就能一点一滴增强实力。”

  “换个角度来说,如果不每天跟自己的身体对话、累积练习量,就没办法在长跑项目拿到好成绩。每一种运动都需要天分,但长跑运动需要的“努力”绝对大于“天分”,而这也是它和其他运动最大的不同。”

  “步子大一点步子大一点!跟上,跟上!”复旦南区田径场室内跑道,一名中年男子在指导着训练。

  这个在不断下达指令并时而亲身做示范的中年人,名叫杨峻,是复旦大学的体育部副教授,他指导的专业运动员曾为上海、为复旦夺得十二届全运会的女子800、1500的双金,如今他用业余时间发挥余热,接受训练的,大部分都是已经毕业的复旦校友,也有一部分在校生。这些年龄差距很大的跑步爱好者,都要领受同样严苛的体能磨练。而参加高校百英里接力赛的十几名选手,只是杨教练手下的一小部分学员而已。

  “因为要比赛了嘛,总归要在技术上,在平时的日常生活上,要提醒提醒他们,赛前不要出现一些问题。”

  海事大学的操场上,一群年轻人开始了他们的训练。

  在上海分站的比赛中,上海海事大学的疯狂马拉松队,也是值得一提的,这支全部由大二大三的的年轻人组成的队伍,凭着最后一棒的拼死追赶,逆袭闯进第四名,拿到了总决赛的资格。

  “我的配速稳定一点,所以我跑第一棒。”队员陈浩说道。

  海事大学能拉起一支队伍参加接力赛,并不容易。在此之前,不管是学校的官方还是民间的社团,都没有长跑的队伍。喜欢长跑的学生也为数不多,散落在学校的操场上。是一个绰号叫大葱(王宇聪)的学生https://www.qwh168.com/,把喜欢跑步的同学聚拢在一起。

  “刚开始的话,是看贴吧说有人要锻炼身体,然后就跟着一起跑。这样我们就会两三个结伴跑。”“我们既然爱跑步的话,就聚在一起训练,然后的话,我也知道有高百这样一个赛事,我说我们要为明年高百做准备,然后最早的海事大学的长跑队规模就初显了。当时只有十几个人。”

  高校百英里接力赛,一共有十棒,每棒10英里,取整相当于16公里,这个距离要求参赛的队员必须有一定的水准,所以对大葱来说,凑齐人数只是第一步,还必须对同学们进行训练,要制定相对严格的时间表。

  “星期三下午和星期天下午都会有训练,然后星期一到星期五的话,每天早上,我们都是6点钟起床,然后准时在这个南区操场进行训练。”

  自从在上海分站夺得总决赛的资格后,当初这支纯民间的长跑队,立刻引起了校方的重视,学校马上成立了社团,在物质和资金上给予了很大的支持。在总决赛的前夕,分管文体的副校长也来给同学们打气鼓劲。

  “前八强,总共是十六个队,有没有信心?“

  “有!”

  在总决赛的现场,华中科技大学也十分引人注目,这个学校竟然有两支队伍闯进了总决赛。

  华中科大奔跑者联盟队的队长许高永十分得意:“这就是我们在武汉站的实力,初赛的时候人员聚得比较多一点,我们总共参加了两支队伍。”

  紧张比赛开始了。

  长跑不同于短跑,“不需要瞬间爆发力,也不需要在比赛中过度展现技巧,只需要两脚交互踏步、稳健地前进就好”,不过,“光跑得快,是没办法在长跑中脱颖而出的。天候、场地、比赛的发展、体能,还有自己的精神状态——长跑选手必须冷静分析这许多要素,即使面对再大的困难,也要坚忍不拔地突破难关。长跑选手需要的,是真正的‘强’。所以我们必须把‘强‘当作最高的荣誉,每天不断跑下去。”

  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总决赛的场地,设在南浦大桥和卢浦大桥之间的滨江跑道上,从起跑线出发,经过两个折返点,一圈是5.33公里,https://www.qwh168.com/一棒要跑三圈。就在第一圈的时候,意外出现了,洛阳理工学院的第一棒就扭伤了脚。

  “第二圈到卢浦大桥那里,关节就扭了一下,然后……”

  虽然替补选手已经顶了上去,但这要扣时间,真是出师不力。洛阳理工学院的洛理跑团,在西安分站的预赛中,以第四名的成绩杀入总决赛,不管是西安站的预赛,还是上海的总决赛,学校方面没能给他们太多物质的上支持,选手们都是自掏腰包前来比赛的(组委会最后会报销出行住宿费用)。可以说,这是一群真正热爱跑步的人,而且是有学校荣誉感的。

  这是一场为热爱跑步的人准备的比赛,在这个总决赛的现场,他可能是心情最激动的一个人。

  “梦想照进现实”,高百的赛事总监Dolphi激动地说道,“多年的梦想,包括很多自己想的东西都能实现,有这样一场顶级的赛事,觉得非常自豪,非常骄傲。”

  盗匪是1979年出生的,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的建筑专业,一直在建筑行业工作,已经做到了中层的位置。盗匪同时还是个骨灰级的跑步爱好者,有着11年的跑龄。

  “从06年10月份我开始跑马拉松到现在已经有11年了,在跑步过程中也受过很多不同的伤。比较严重的一阵是07年到10年,有三年我的膝盖受伤,不大容易运动。“

  在膝盖受伤的那些日子里,盗匪也没闲着,他利用民间长跑组织的各种资源,组织了好几个比赛项目。

  “到后面,因为受伤没法跑,就组织了十二届以我名字命名的Dolphi系列赛,包括在交大闵行校区,交大邯郸路校区,在世纪公园,在东华大学的松江校区,包括我们交大的徐汇校区,很多地方,走了一站又一站,那个时候比赛比较匮乏,所以上海跑步圈里面的人对这个比较认可,因为我对这个东西有一种天然的喜好,愿意去定规则,愿意去执行,而且能供执行得得到大家的认可。“

  “到了2015年,日本的箱根驿传开始在中国整个马拉松圈子里边热起来了,那我看了这个之后很有感想。”

  盗匪所说的日本箱根驿传,全名为“东京箱根间往复大学驿https://www.qwh168.com/传竞走”,1920年举办,至今已经有90多年的历史了,这个赛事在日本的影响非常广泛而深远,比赛的全程大约有217公里,十棒接力完成,每棒选手大约要跑20公里。它规定只有关东地区的21所大学才能参加。因为这个限定,日本的很多学生专门为了参加箱根驿传而去报考关东地区的大学。

  “看到箱根之后,我就重燃了当年那种梦想,我就想是不是能够借鉴箱根做这样一场赛事,属于高校的接力赛,它有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团队的凝聚力,非常的然,非常的激情。为了你的队友你也得拼下去,它和个人赛最大的不同是你一定为了团队的荣誉。”

  梦想是美好的,但是要把这么多高校组织起来,没有充足的资金,赛事是无法实施的。这时,一个人出现了。

  “我应该是一个深度的跑步爱好者,或者说一个骨灰级的跑步爱好者,我的全马成绩PB是3小时45分。”

  马京伟创办的这个公司,当时才两个月,是一个与体育运动相关的运营商。

  “因为我们公司最早定位就是做大众IP赛事的领导者,所以要从那么多大众赛事中出来一个头部的IP的话,我们当时队国外很多的赛事做过调研,当时我们看到日本的箱根,无论它的社会价值,还有它的商业价值,都有无限巨大的空间,那正好有盗总的需求,我们觉得契合度特别高。我们当时说,这事,能干!”

  都是骨灰级的长跑爱好者,马京伟与盗匪相识并不奇怪,但是让盗匪加入马京伟的公司,却很有故事。对于马总递过来的橄榄枝,盗匪是犹豫再三。

  “我因为本科、研究生都读的是建筑专业,然后也从事了很多年建筑行业的工作。”

  盗匪在原来的建筑公司,当时正准备去送评“教授级高级工程师”的职称,所以在马京伟来拉他加盟每步的时候,盗匪也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情把高校百英里接力赛的方案交给了她。没想到,这位马总行事果决。

  “大概我给她文件之后的两三天,她就拍板决定做这件事,下了班之后,挺晚了,我记得是六七点钟,因为是一月份,天已经很黑了,我们约好去前滩那边看路线,当天晚上一直看得很晚,其实江边风吹得很冷的,当时这个环节是让我很打动的。“

  接着,马京伟就把比赛的启动资金放在了盗匪的面前,面对这样的诚意,再加上对长跑赛事的热爱,盗匪也就在2016年告别了高级工程师的职称,加入了非常年轻的每步科技公司。

  “可以说是为了这个梦想吧,我对跑步其实一直有一种梦想,希望能够……说得比较大一点,我觉得中国的跑步界需要我这样一个人来制定这样一场优质的赛事。而且这场赛事我一直信心满满,高百将来一定会成为中国No.1 的赛事!“

  为了保证中国高校百英里接力赛参与者的广泛度和可持续性,盗匪在赛事的设定上,一开始就屏蔽掉了一些人。

  “我们其实不是要把专业运动员、职业运动员放在这上面,追求赛事的纪录是多少多少快。我们相反,第一条我们要求是体院不能参加,就北京体育大学,上海体院这样的体育院校,我们觉得它和普通高校是两个极的,还有就是田协注册的(专业运动员)我们不允许参加,高校里边体育特长生,当年是通过特招途径进来的,我们也不允许参加。”

  正因为屏蔽掉了专业的运动员,这个比赛就真正成了业余的、热爱长跑的学生和校友们一展伸手的平台。一些参加工作的校友甚至不惜扣掉全勤奖,也要赶来和学弟学妹一起为母校的荣誉而战。

  西北农林的队员邓杉说,“我们这周周六周日本来是单周要上班,然后昨天请的假,这个月全勤奖,还有工资就扣了。”被问起这样是否值得是,邓杉连连点头,“值!特别值!”

  同样是西北农林的队员龚才伟说,“我是在贵州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农业委员会上班,我们之前的时候刚好加班了四天,然后我调休三天过来的。”

  在赛道上奔跑的选手,虽然都是业余的,但实力却不弱,他们中的大部分,都跑过全程或半程马拉松比赛。

  “马拉松跑过好多了。”

  “我们上周刚刚比赛有一个半程马拉松,”,“我们中间一般的选手都参赛了,就当是赛前最后一次长拉练。”

  但在今天的接力赛现场,这些跑过马拉松的同学和校友们,都清晰地感受到了两种比赛的巨大差异。

  “马拉松主要是看个人能力,这个主要是看团队协作。”

  “这种比赛,输不起”,“因为这是团队,不是个人。代表了母校,所以,不管怎样,拼尽全力,奋斗到底!”

  清华大学和复旦大学的两支队伍,是这次总冠军的争夺者中,呼声最高的。两者的预赛成绩也是最靠前的,复旦只比清华快了1分08秒,而在这长达160公里的接力比赛中,1分08秒的变数实在太大了。

  赛道边驻足的复旦助威团就在比赛的拱门,选手每次经过这里,都会在加油声中感到振奋。“暂时没有意外。“比赛的进程一切顺利。

  “有以外的。我被人叫回去踩计时毯,如果我们要输一定是输在这里。”再一次看到了复旦第一棒女选手丁卉。“第一圈我不知道呀,然后人家说一定要回去踩一下。“”耽误了十几秒钟吧。“

  “目前的成绩组委会还没有公布,但是根据拱门上的时间能够推算,我们比清华要慢两分半左右”“我们有信心夺冠!”

  在AB两组的最后一棒中,复旦大学的两名选手确实实力非凡,慢慢地把落后的时间追了上来,最后反超了清华大学。

  “中国高校的这些年轻人,未来的潜力还会很大。我相信有了今年一年的高百的影响之后,在明年的赛事中,水平会越来越高!”

  

  

  

  

  

  

  有一种青春叫并肩奔跑

  有一种力量叫永不言败

  有一段记忆叫刻骨铭心

  有一种接力,叫中国高校百英里

  致敬母校,薪火相传

  让我们明年再战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责任编辑: